? 内蒙古草都草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建設國家重要農畜產品生產基地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內蒙古一以貫之的殷切期望。2014年,總書記到內蒙古考察調研,提出“積極打造現代畜牧業”的重要要求;2019年7月,總書記再次到內蒙古考察調研,突出強調,“要堅持綠色興農興牧,積極發展生態農牧業,增加優質綠色農畜產品供給,推動農牧業高質量發展”。2020年12月,總書記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開展種源‘卡脖子’技術攻關、立志打一場種業翻身仗”;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又深刻指出,“穩住農業基本盤、守好三農基礎是應變局、開新局的壓艙石”,要求我們“牢牢把住糧食安全主動權”。這些重要論述為我們建設國家綠色肉奶安全保障基地提供了根本遵循。


內蒙古畜牧業資源得天獨厚,擁有13億畝天然草原、3000萬畝人工草地,牛奶、肉羊、飼草等產量居全國首位。2020年,全區豬牛羊禽肉類產量達到260.7萬噸。牛、羊分別出欄397萬頭、6674.1萬只,羊肉產量穩居全國首位(約占全國近四分之一),牛肉產量躍居全國第二(約占全國十分之一),生豬存欄達到534.1萬頭,凈調出生豬405.5萬頭;2020年,全區奶牛存欄129.3萬頭,牛奶產量達到611.5萬噸,牛奶產量、奶業競爭力和奶制品市場占有率位均居全國首位,全國消費的5杯牛奶中,至少有一杯來自內蒙古。可以說,內蒙古是名副其實的國家“肉庫”“奶罐”,建設國家綠色肉奶安全保障基地有基礎、有條件。


但是從現實情況看,建設國家綠色肉奶安全保障基地仍存在一些瓶頸問題。一是種業“卡脖子”問題突出。核心種源仍依賴國外,農作物、畜禽和飼草等自主知識產權品種占比不高,種業企業總體呈現弱小散的局面,育種體系和育種機制不健全,研究、選育和生產脫節。比如,奶牛、肉牛核心種源存在進口依賴,頂級資源進口受限,自主培育的種牛育種值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較大差距。牧草種業核心創新能力不足,優質牧草種子(比如苜蓿)70%依靠進口;2019年我國草種進口5.13萬噸,約占我國草種生產總量的50%以上。二是奶源不足。截至2020年末,內蒙古自治區奶牛存欄約130萬頭,距離完成2025年奶畜存欄300萬頭(奶牛250萬頭、奶羊50萬只)、奶類產量1000萬噸的目標任務仍有一定差距。三是產業發展平臺載體數量不足。內蒙古國家級產業園僅有3家,占全國2%左右;全國農產品倉儲保險冷鏈物流設施建設項目還沒有涉及內蒙古。



全國政協委員、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書記王莉霞(照片為受訪者獨家提供)


為此,王莉霞委員提交了一份“關于支持建設國家綠色肉奶安全保障基地”的提案。她給出了四點建議:

一是建議國家將內蒙古自治區賽科星、科爾沁牛、呼倫貝爾農墾謝爾塔拉三河牛種業等有關種業企業納入國家畜禽遺傳改良計劃支持范圍,支持區域肉牛品種性能測定站建設,提高自主育種能力;支持完善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把內蒙古大學草原家畜種質創新繁育基地列入國家農業科技創新能力條件建設“十四五”規劃,建設育種創新服務平臺;支持內蒙古自治區建設牧草種業基地,建設國家(內蒙古)草種質資源庫、良種繁育體系、基礎種子生產基地等,為優質綠色肉奶基地建設提供堅實保障。


二是建議大力支持內蒙古牛奶、肉羊、肉牛、羊絨、駱駝、馬、飼草等優勢特色產業發展,打造優勢特色畜產品產業集群,創建一批國家級現代農業產業園,配套建設一批畜產品骨干冷鏈物流基地、區域性畜產品冷鏈物流樞紐,推動畜牧業全產業鏈發展。


三是建議大力支持呼和浩特建設國家乳業技術創新中心,加快推動“智慧乳業”“數字乳業”改造,同步支持國家技術標準創新基地(乳制品)、奶牛研究院、乳業大數據中心、乳業交易中心等行業創新發展平臺載體建設,全力打造中國創新乳業生態。


四是建議大力支持在“中國乳都”呼和浩特打造集奶源建設、智能制造、科技創新、三產融合于一體的全國乃至世界一流乳業高質量發展綜合體,支持伊利現代智慧健康谷和蒙牛中國乳業產業園建設,引領帶動內蒙古自治區乃至全國乳業高質量發展。


上一篇文章:牧草大數據 | 牧草產地價格指數看這里(2021年2月)

下一篇文章:草都集團全員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重要講話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