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蒙古草都草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與草業結緣50年,青藏高原、內蒙古、北疆、云南、西藏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跡。半生獻給茫茫草原,從一株牧草的研究,到整個草原的系統管理,從生態安全到食品安全,他探索的腳步從不停止;給總理寫信,擔任草協會會長,向中央提出建議,他肩上扛的是責任與擔當。他就是北京林業大學教授盧欣石,以草為媒,他的人生精彩而快意。本期推送,一起去聽聽他與草結緣的故事。

▲ 盧欣石

盧欣石,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林業大學草地資源與生態研究中心主任,國家草產業科技創新聯盟理事長,中國畜牧業協會草業分會會長,中國防治荒漠化高級專家顧問組成員,科技部973重大基礎研究計劃農業咨詢委員,中國科學院三江源國家公園研究院咨詢委員。1970年畢業于甘肅農業大學草原專業。1991-1994年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Davis分校做高級訪問學者,1997年獲農學博士學位。研究方向為草地資源與生態、牧草種質資源遺傳評價與創新利用、沙化草地修復。承擔多項國家重大科技項目,育成苜蓿新品種2個,作為第一完成人獲得省部級科技進步獎3項,發表論文110余篇,出版專著和教材10余部。

與草結緣,難忘的大學經歷

我國農業院校中最早的草原系誕生于甘肅農業大學。作為甘肅農業大學第二屆草原系學生,盧欣石清楚地記得每年那個"雷打不動"的環節——草場實習。甘肅農業大學早年在天祝縣有一個牧場,每年牛羊下崽兒的時候,盧欣石和同學們都要到這里實習。

天祝羊場深處藏族聚居區,辛苦之余,他們還常到藏族群眾家里調研、喝奶茶。裊裊炊煙中,熱情的藏族群眾把實習的學生請上火炕喝奶茶,旁邊放著爐子。那爐子下的燃料是牛糞,要使得爐子里的奶茶是熱的,就需要不斷添加牛糞、通爐子,一通爐子牛糞就飄起來,隨著熱氣灑落在奶茶碗里。"我們就一邊喝一邊吹,盡量讓糞渣飄遠些。喝完奶茶,碗邊上剩下一圈'黑渣渣'。"盧欣石表示,"接受和草原牧民一樣的生活鍛煉,這對于一個人的性格養成,以及面對艱難困苦的態度,都是很好的磨礪。"

▲ 盧欣石一行來內蒙古草都草業加工扶貧產業園考察

"集齊"全國草原,與少數民族結下深情厚誼

畢業后,盧欣石被調到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畜牧研究所(現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畜牧與獸藥研究所),將近30年在青藏高原和內蒙古做項目,與藏族和蒙古族草原牧民結下了深厚的"兄弟情"。其間,有4年時間他在北疆進行草業調查,頻繁與哈薩克族打交道。后來,他跟著老教授們開展"熱帶亞熱帶牧草種質資源調查",這一項目一做就是5年,他又把云南草山、草坡地帶的少數民族接觸了一個遍,包括白族、黎族、彝族、傣族、景頗族、布依族等。1989年時,盧欣石還和其他三位畜牧專家接受十世班禪大師的邀請,赴藏調查并規劃建立牧場學校。有人笑他"集齊"了全國的草原,但更多的是羨慕他有著一筆寶貴的草原經歷"財富"。

工作中的經歷使得盧欣石對少數民族有著更深的感情。他的團隊中有回族的全國人大代表馬暉玲,前來訪學的柯爾克孜族第一位女博士吐爾遜娜依·熱衣木,還有蒙古族、仡佬族、達斡爾族的研究生,他的實驗室因此成為北林大"最有民族特色的實驗室"。

▲ 盧欣石和學生在草原上的合影

從牧草研究到草原系統管理,科技助力草原保護

與草結緣的50年中,同樣發生遷移的還有盧欣石的研究對象一一從牧草延伸至苜蓿再到整片茫茫大草原。由點到面鋪開,從單物種轉變為不同種群的關系,再上升為整個草原的系統管理。在這個過程中,盧欣石關注到一個問題——綠色GDP的核算。我國草原資源調亟待加強,到目前為止全國草原資源的數量和質量都尚未完全明確。

"一旦草原發生了退化,退化是輕度、中度還是重度,相應的,國家會損失多少錢,都不能科學地估算出來。"盧欣石深知,"最理想的裁定者是科學家"。他們以呼倫貝爾草原的陳巴爾虎旗為"個案分析",建立了草原綠色GDP核算模型,最終核算出全國草原生態總價值為4242億元,其中草價值為1521.4億元。后期,他們與當地政府簽訂購買服務的協議,發揮科技力量的優勢,讓牧民和草原使用者直接參與到生態保護和生態修復之中。

此外,近年來,游客駕車碾軋草原的事件頻發,科學家的認定也為懲罰不端行為保護草原提供了依據。

▲ 盧欣石帶領北林大草學專業學生在草原上實習

一株牧草,事關食品安全

2008年,我國發生了轟動一時的劣質奶粉導致的"大頭娃娃"事件,主管部門不得不將牛奶的乳蛋白標準從2.95%下調到2.8%。而2.8%是1984年國家確定的標準,相當于"一夜回到20多年前"。

因"大頭娃娃"事件,2010年中國草業同仁成立草協會,推選盧欣石擔任首任會長。就任不久,他就給時任總理溫家寶寫了一封信,力陳從源頭上解決奶牛的優質飼草問題。

在盧欣石的推動下,這封信討論了好幾個月,融合了院士、退休部長、草學專家的意見,最后濃縮成了3000字的報告。這3000字的報告首推促進苜蓿產業的發展。"苜蓿具有很高的植物蛋白含量、很好的消化率和優質纖維,是國際上公認的最佳植物蛋白飼草。我們提出了四個'最',來說明種植優質苜蓿是解決牛奶質量安全問題最直接、最科學、最有效、最簡單的方法,希望國家像種糧食一樣種苜蓿。"盧欣石回憶道。第二條建議則是啟動奶業苜蓿安全行動,第三條建議是扶持龍頭企業。

2011年,原農業部分為6個小組進行全國苜蓿種植現狀和奶牛養殖情況調研。2012年,中央一號文件正式啟動振興奶業苜蓿發展行動。2014年,盧欣石向中央提出發展現代草產業的建議。2018年,國家啟動扶貧建設,盧欣石又進一步提出"轉變扶貧思路,不能只重視把扶貧款下發給縣里、農戶"的主張。

中央高度重視"振興奶業苜蓿發展行動"的實施,從2012年起,國產苜蓿產量迅速增產,如今已從主要依賴國外進口轉變為與進口苜蓿"平分天下"。

小小一株牧草在風中的顫動,牽扯的不僅僅是生態安全問題,更是重大的食品安全問題。

熱愛藝術,享受精彩人生

如果沒有成為草學專家,盧欣石也許會成為一名畫家。早年間,盧欣石的版畫作品《祝》《團日》連續兩年被甘肅美術家協會遴選參加全國版畫展覽,該協會每年僅推選10幅作品。1984年國慶35周年慶典中,農民游行隊伍隊尾的農林科技彩車,就是是盧欣石設計的底稿。當年原農牧漁業部還對他給予了嘉獎。他也有可能成為一名建筑師。由于熱愛美術,高考第一志愿他填寫的是建筑設計學,只不過因歷史原因,最終被第二志愿甘肅農業大學草原學錄取。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盧欣石并沒有接受過繪畫的正規訓練,一切都是"自學成才",這也使得他的作品不受學院派的束縛,極富感染力、生命力。

▲ 盧欣石的青藏高原畫作

"每個人都會覺得他這樣的人生很精彩,但其實他受過很多苦。不過,他包容并化解了這些苦,并把這些經歷看成了很珍貴的財富。"北京林業大學草原與草業學院教師、盧欣石曾經的學生王鐵梅說。而在盧欣石的人生中,這樣的豁達與通透從來沒有缺位。向這位優秀的北林師者致敬!

上一篇文章:踐行總書記囑托,草都這七年一直在行動

下一篇文章:牧草大數據 | 牧草產地價格指數看這里(2021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