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蒙古草都草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任繼周,蘭州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1924年11月生,山東平原人,我國現代草原科學奠基人之一,草業科學開拓者。創建中國高等農業院校草業科學專業的草原學、草原調查與規劃、草原生態化學、草地農業生態學等4門課程,并先后主編出版同名統編教材。曾獲國家教學成果特等獎(第一獲獎人)、國家科技進步獎、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全國農業科技先進工作者、新中國“最美奮斗者”等多種獎項和榮譽稱號。

1942年,18歲的任繼周轉學到重慶南開中學,讀高二。學校對面是一片草地——國立中央大學農學院的畜牧試驗場,從小就喜歡小動物的他經常去看那里的牛和羊。

正是這片草地,讓任繼周和草結下深深緣分。大學畢業后,他走向中國大西北的廣袤草原,追逐少年時代就深深鐫刻在心中的夢想,成長為中國第一位草業科學領域的中國工程院院士。

▲ 任繼周院士等人所獲國家級證書

1924年11月,任繼周出生于山東臨城縣,父親任蕭亭畢業于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曾參加過武漢會戰、棗宜會戰等戰役。任繼周弟兄四個,大哥很早就過繼給親戚家并早逝,二哥任繼愈,三哥任繼亮,任繼周最小。

任繼愈是任繼周從小最信任和崇拜的人。因為戰亂,任繼周小學和中學輾轉魯鄂川渝等地,初二轉學到四川江津九中(現為重慶市江津二中)。恰巧那時,任繼愈所在的西南聯大研究生院,寄托在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距江津九中不遠,哥哥有時會來看望弟弟。任繼愈研究生畢業留校任教,決定安排任繼周去重慶沙坪壩的南開中學讀高中二年級。1942年暑期,任繼周進入南開中學,他是這所中學培養出的第73位院士。

南開中學一年的學費要花掉任繼愈十個月的工資。早一年考上大學,就可以減輕二哥的負擔。任繼周體諒兄長的難處,一邊學習高二課程,一邊自學高三課程。高二結束后,任繼周如愿考取了國立中央大學。學什么專業呢?任繼愈建議:“我研究哲學有些務虛,你最好選實一點的專業。”任繼周少年時身體虛弱,顛沛流離的中小學階段,又經常吃不飽飯,心中有個讓中國人能多吃些肉、改善營養結構的夢想,因此選擇了畜牧獸醫系。

▲ 任繼周與任繼愈

1948年畢業時,在蘭州辦學的國立中央大學教授、獸醫學家盛彤笙需要草原專業人才,經我國草業科學奠基人王棟教授推薦,任繼周受聘于國立獸醫學院。經學校安排,他畢業后以獸醫學院助教的身份,跟隨王棟進修兩年牧草學。1950年5月,任繼周和妻子李慧敏從南京出發奔赴蘭州。這是一次艱難的旅行。當時,從西安到蘭州還沒通火車,他乘坐學校拉儀器的道奇卡車時常拋錨。這段路足足走了21天。這一路,走土路、睡土炕。到了蘭州,任繼周夫婦都成了土人。西北軍政委員會畜牧部副部長、國立獸醫學院院長盛彤笙精心安頓這對夫婦的生活:帶廚房的三間房子,水缸里裝滿從黃河拉來的水,燒柴碼得齊整,窗戶紙也都糊上桐油,還專門給他一間16平方米的“牧草研究室”,里面有一張辦公桌、一盞煤油燈、一個書架、一個單面試驗臺,幾個玻璃尖頂種子瓶。

盛彤笙愛惜人才。其實,盛彤笙本人就是難得的人才,他在德國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后攻讀獸醫學博士,到西北辦獸醫學院,1955年入選首批中科院學部委員。他的理想是要改善國民營養。當時,恰逢西北軍政委員會組織草原牧區調查隊,盛彤笙安排任繼周跟隨調查隊對甘肅草原進行了全面考察,還拿來家里的蔡司相機給他用。甘南桑科草原、皇城灘大馬營草原——這是任繼周最早接觸的真正的草原。接下來的幾年,他跑遍了西北和內蒙古的多種類型草原。

“甘肅太好了,學校的實驗室雖然簡單,但我有大自然這個大實驗室,我一下子被甘肅的草原吸引住了。”任繼周在甘肅扎下根來,潛心研究草業科學70余載,并結出累累果實。

▲ 任繼周院士草原考察

西北畜牧獸醫學院的本科生每年有兩個星期的草原實習任務,任繼周先生會認真進行實習教學準備。實習之前,他總提前實地查看草地,按班級學生人數分組,并合理分配山坡、山溝、山谷等實習地點,便于對照試驗結果。

實習時,他首先讓學生集中一處,按照實習指導共同做一個樣方作為示范,然后按照分組散開,各組開展自己的試驗。同時,他會沿著山坡、山溝、山谷來回檢查、指導。

每次草原教學實習,任繼周先生走得路都比學生多。也是在草原教學實習中他練就了走山路的本領,一天幾十里沒有一點問題。

學生普遍反映上任繼周先生的實習課收獲很大,而他每一次指導本科生的草原實習的成果,都能真實的反映草原的狀況,甚至可以直接作為給當地牧場以及政府部門提供建議的參考數據。

 

▲ 任繼周院士授課現場

任繼周先生自 1950 年執教以來,始終未脫離草業科學的教學工作。1953 年他開始培養研究生,其中多人成為國內外的學術和產業骨干。

據任繼周先生的學生、中國工程院院士南志標教授回憶, 1972 年他到甘肅農業大學讀書,任繼周先生給學生們上的第一堂課,不是講授具體的專業知識,而是講草原學是干什么的、學了有什么用,大概相當于現在的專業導論。

南志標教授說∶"當時,我立刻被任先生的風度吸引住了,他的課講得生動有趣,使你強烈地感到草原學的深厚文化底蘊,覺得這個專業挺有學問,而且任先生非常注重儀表,不像我們穿得邋里邋遢,我就想搞草原還有這么好的老師啊!

 

▲ 任繼周院士與南志標院士

在任繼周先生的影響下,南志標對草原專業的學習興趣不斷濃厚,還當上了學習委員。當時他們畢業前,任繼周先生帶著他們到天祝草原站去實習。

"當時,任先生身體不太好,帶著我們走一段休息一段,我們隨身帶著小馬扎,休息的時候他坐在小馬扎上,我們圍著他坐在地上,感覺就像一只老母雞帶著一群小雞一樣!"

畢業時,任繼周給南志標提了三點要求∶ 學哲學、學英語、利用好時間。這三點要求激勵著南志標在讀研究生、出國留學時,專業工作上埋頭苦干, 最終成長為我國草業科學界的第二位院士。

上一篇文章:白史且:讓草產業成為大產業

下一篇文章: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