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蒙古草都草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讓小草撐起大事業——四川省草原科學研究院院長、國家林草局首批全國林草科技創新團隊“青藏高原特色草種質資源創新與育種利用團隊”首席科學家白史且研究員,用行動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白史且從鉆研草坪工程到投身青藏高原牧草生態草研究和產業發展,他以科技做支撐,在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的同時,踐行著“小草大事業”的堅定信念。

▲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總工程師白史且

草坪研究和產業發展應加強行業指導

1992年,白史且來到四川省草原工作總站從事草業技術推廣,20世紀90年代初到2000年,白史且的團隊在四川地區率先開展草坪建設工程。

亞洲杯成都賽區專用足球場草坪、天府廣場草坪綠化、成南高速公路邊坡綠化……他們建設了許多頗具影響力的草坪工程,時至今日,白史且依然關注著我國草坪事業的發展。 他告訴《中國綠色時報》記者,我國草坪業是草業中的一大分支,20世紀90年代發展迅速,市場化程度不斷增高,在運動場草坪、公園草坪、企事業單位庭院草坪、休閑草坪、高速公路及高速鐵路邊坡防護、礦山植被恢復等方面展現出廣闊的市場前景。

“據估算,最近幾年,我國草坪業每年產值為2000億-3000億元,但是一般并不納入到我國國民經濟發展統計中。”白史且說,從行業歸屬來看,草坪業過去處于“無爹娘”狀態——既不屬于農業部門,也不屬于城建部門,更不屬于林業部門,但這些部門又都負責一些相關的工作。從科技創新來看,除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有相關基礎研究項目課題支持,國家“863”計劃項目有草坪相關課題外,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項目均無草坪有關內容。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組建后,應把草坪研究和產業發展納入分管范圍,并加強行業指導,促進我國草坪業實現健康有序的發展。

▲研究生期間白史且(右一)與導師牧草育種學教授杜逸(右二)在二郎山考察牧草種質資源

目前,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第一屆草品種審定委員會中,已有多位草坪草育種專家加入,國家草坪科技創新聯盟也已成立。白史且認為,未來,美麗中國建設、鄉村振興戰略、旅游業發展、足球產業、生態產業等國家戰略都與草坪業密不可分。草坪,在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方面日益重要。因此,本土抗逆性好的草種選育、低成本草坪草品種開發利用、各類專用草坪建植技術開發和工程實施、草坪相關新材料新技術開發等方面,均擁有廣闊的市場前景。

▲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總工程師白史且

建議做好四大草原產業

拿到四川大學遺傳學博士學位后,白史且調任至四川省草原科學研究院(原草原研究所)工作。

研究生時期,白史且師從著名牧草育種學家杜逸教授,進行野生牧草種質資源收集評價、飼草品質研究和草產品加工技術開發等研究工作。2002年開始,白史且將研究和工作重心由草坪領域轉為牧草領域。

“很多人并不理解一棵小草能發揮多大作用,但在牧區,草地是農牧民最基本的生產生活資料,是畜牧業發展的物質保障。毫不夸張地說,小草,就是支撐起牧區和諧發展的那根杠桿。”白史且的這段話被媒體屢屢引用。

“從生態來講,青藏高原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屏障和最大的草原牧區。從產業來說,草地畜牧業是數百萬農牧民賴以生存發展的支柱產業。”為此,盡管連連感嘆高原生活“太艱難了”,白史且和他的團隊依然立足阿壩、甘孜、涼山三州,面向青藏高原,服務青藏高原。

▲白史且與加拿大牧草專家在高原牧草研究基地查看牧草長勢

青藏高原是世界第三極,長江黃河源頭,素有“中華水塔”之稱,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生態地位備受全球關注。草原是青藏高原區域的主要植被類型,其面積占全國草原面積的39%,也是我國最大的草原牧區和畜牧業發展基地。千百年來,草原就是這里牧民的生產資料,也是他們的生活資料。

“因此,草原生態系統功能和草原生產力是否良好,直接關系到國家生態安全、民族團結、邊疆穩定。保護好青藏高原的草地生態環境,合理利用好這一戰略資源,是重大國家戰略需求,也是草原科學工作者的重大責任和光榮使命。”白史且說,如果草原生態系統受到破壞、草原生產力急劇下降,將會導致“缺草”。“缺草”的結果是家畜沒有草,發生掉膘和死亡,嚴重影響草原畜牧業經濟產業鏈。據初步計算,在青藏高原地區,每年因缺草、掉膘和死亡造成的畜牧業經濟損失在200億以上。“缺草”還會進一步帶來草原生態的惡化。

▲白史且讀研究生期間在野外考察牧草種質資源

新形勢下,“小草大事業”如何再上新臺階?白史且建議重點做好四大草原產業。

草原生態產業。包括以退化草原生態修復工程為核心的相關產業,生態修復所需要的技術、專利等,以及草種、新材料與新產品等。

牧草、飼草產業。包括以優質牧草和優質飼草供給為核心的多元化優質草產品生產加工、草畜高效轉化、優質有機綠色畜產品生產等。促進牛羊養殖,改變“豬糧畜牧業”一枝獨大的局面。

草坪與觀賞草產業。包括運動場草坪工程、園林綠化草坪工程實施,以及觀賞草應用為核心,帶動草坪及觀賞草品種開發、草皮生產及相關新技術和新材料應用等。

食用和藥用草產業。開發青汁、膳食纖維、功能性保健食品,開發草地植物中特有活性物質的藥用價值等。

▲ 白史且草原實地調研

呼吁設立國家草原科學院、國家草原大學

2018年1月8日,白史且作為項目主持人的“青藏高原特色牧草種質資源挖掘與育種應用項目”獲得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這是此次四川省農業領域唯一獲國家科技獎的項目,也是四川省草原科學研究院自成立以來,首次以第一完成單位擁有了國家科技進步獎。

▲ 白史且獲得國家科學技術獎

穿著彝族服裝接過鮮紅證書的白史且說:“這不是我的個人榮譽,這個成果凝聚的是我們幾代草業科研工作者扎根高原、開拓進取近30年的心血。”

迄今為止,四川省草原科學研究院是全國唯一的草原科學研究院。長期以來,由于對草業和草原的認識不足,草業科學和草業發展的“欠賬”較多,與擁有60億畝的草原大國極不相稱。白史且建議:國家應加大平臺建設力度,設立國家草原科學院、國家草原大學。加快人才隊伍培養力度,重點打造草業科學領軍人物。加大對草原科研的投入,盡快啟動草原科學研究國家重點研發項目,恢復草原科學研究公益性行業科研專項。督促落實機構改革中部分省份基層草原技術推廣隊伍建設不完善等問題。

上一篇文章:牧草大數據 | 牧草產地價格指數看這里(2020年12月)

下一篇文章:任繼周的學術“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