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蒙古草都草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任繼周,1924年出生于山東,我國現代草原科學奠基人之一,國家草業科學重點學科點學術帶頭人。1948年畢業于前中央大學(現南京農業大學)畜牧系。歷任甘肅農業大學教授,甘肅省草原生態研究所所長。1995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任繼周,我國現代草原科學奠基人之一。在聽到記者的約訪時,他好奇地問:“我不是公眾人物,為何想要采訪我?”作為我國草業科學界唯一的一名院士,本應有廣泛知名度,但因為專業冷僻,知道他的人卻甚少。他常常自喻坐了幾十年“冷板凳”。不過,回頭去看自己一生的堅持,任繼周說,總需要有坐“冷板凳”的先行者。

▲ 中國工程院院士任繼周

鮮有人知道,哲學家任繼愈是任繼周的二哥,而且對他的成長和專業研究有著重要的影響。他說:“家兄繼愈是我非常敬重的人,他對我的影響極大。從教發音識字到支持鼓勵我求學,我的生活里處處都有他的影子。我選擇所從事的專業也受他影響,他對于我是‘亦兄亦父,亦師亦友’。”

任繼周讀中學時正值抗戰時期,因為生活艱苦,他骨瘦如柴。時任西南聯大講師的任繼愈省吃儉用,東挪西借供弟弟轉學到南開中學。“我二哥支持我上南開中學太困難了,估計學費相當于他十個月的工資,但他從來沒有跟我說過。所以我拼命讀書,在南開中學讀了一年就去考中央大學,高中我實際上只念了一年半。”

在專業選擇上,任繼周也深受哥哥的影響。“我問他考什么專業好,他建議說:‘我是學哲學的,太虛了,你搞一點實的。’我想最實是農業,我從小喜歡小動物,就搞農業里頭的畜牧業吧。”

▲ 2003年任繼愈與任繼周

任繼周選擇了農學院的畜牧系,面試時,院長馮澤芳院士好奇地問他,你成績這么好,為何要考畜牧業?“我就如實跟他說了。還有一點,我覺得應該改變我們的食物構成,我們體質太弱,就是因為吃五谷雜糧太多,吃動物食品、奶、肉太少。”任繼周說,“我對我的專業一直是很滿意的,不管外面多少誘惑,我都沒有動搖過,我覺得我選對了。”

▲ 1980年訪問新西蘭牧場

如今年近九旬,任繼周仍是耳聰目明,思維清晰,他也并沒有停下手頭的工作。“由于年齡的緣故,我已經不能經常去草原開展野外工作,但只要有機會,且身體允許,我還是會去草原考察。現在我主要從事室內工作。”

談到發展草地農業的好處,任繼周說:我國960萬平方公里國土中,耕地面積僅占12.7%,面積最大的草地約400萬平方公里,占國土面積41%,是耕地面積的三倍多。在我國農業發展中,作為面積最大的土地類型和世界三大食物來源地的草地,如果不受重視,顯然是一種資源的浪費。何況,傳統耕地中,也應該實行草田輪作,不但能保證糧食產量不下降,還能成倍增加牧草等飼用作物,培肥地力,減少面源污染。 對于草地農業不被理解,草業科學不受重視的問題,任繼周也不無焦慮。“這是當前的現狀,沒有辦法馬上改變。但我覺得,發展草地農業于國于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我作為草業科技工作者去研究并宣傳推廣它是義不容辭的事情。”他說,人們觀念的改變需要時間和耐心,在這個過程中,總需要有坐“冷板凳”的先行者。

▲ 1995年任繼周院士南方草地考察

1951年,在導師王棟教授率領下,他們對河西走廊被稱為“絲路綠寶石”的大馬營、皇城灘草原進行專業調研,并于1954年出版中國第一部草原調查專著——《皇城灘、大馬營草原調查報告》。任繼周創建了我國第一個高山草原試驗站,在我國率先開展了高山草原定位研究,建立了一整套草原改良利用的理論體系和技術措施,還研制出了我國第一代草原劃破機——燕尾犁。說起這項發明,他說:“高山草氈20厘米厚,彈性很大,學生把啤酒瓶扔到天空,掉下來能彈一丈高,瓶子還不破,但是不通水,不通氣,草就長不好。我發現老鼠洞周圍的草長得好,因此得了啟發,只劃破草坯,不翻土,燕尾犁也是經過好多年才做出來的。”

1973年,他創立了草原的氣候——土地——植被綜合順序分類法,成功地應用于我國主要的牧業省(區),現已發展成為我國公認的兩大草原分類體系之一。在漸漸有了知名度之后,北京、南京等地向他伸出橄欖枝,許以優厚的待遇。1981年春天,美國也對他發出邀請,但他并不為之所動。“研究草原,西北是最好的地方,我不能走。”

▲1951年考察途中過黃河

上世紀80年代初,面對發達國家可觀的草坪產業規模,任繼周意識到,草坪生產的社會需要已經到來。他率領團隊,開始了草坪的研究與開發。“當時的草坪研究在我國可以說是一片空白,沒有相關的資料,社會上也沒有專門的草坪企業。”

1985年,任繼周組織當時研究所的力量成立了我國第一個專門化的草坪企業,開展了草坪建植養護的一系列技術研究,如通過草坪種子直接建植草坪在國內都屬首創。根據這一技術體系建成的北京第11屆亞運會田徑主場地——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運動場、全國青運會主場地——沈陽體育中心運動場,被國內外專家與教練員、運動員譽為國際一流水平。任繼周說,“現在我國的草坪產業發展得已經非常不錯了,但類似于國外的產學研體系還未完全建立,尤其在草坪育種與草坪機械方面,與國外還有不小的差距。”

上一篇文章:紹根第二小學研學之旅走進草都公司,感受家鄉草業魅力

下一篇文章:草都參加錫林浩特市非公黨建會議并做工作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