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蒙古草都草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5年8月15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在安吉縣考察時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今年是“兩山”理念提出15周年,也是精準脫貧的收官之年。我國退耕還林還草既改善了生態,又促進了脫貧,是“兩山”理念的最佳實踐。國家退耕還林還草政策明確要求,退耕還林還草任務要向貧困地區傾斜。各地積極響應國家號召,進一步加大貧困地區退耕還林還草的實施力度。退耕還林還草生態扶貧取得突出成效,退耕還林還草成為脫貧攻堅“五個一批”的好幫手。


退耕還林還草是精準脫貧的重要舉措


退耕還林還草是一項惠民工程,在深度貧困地區實施退耕還林還草,能讓更多的貧困人口通過參與工程建設獲得項目補貼收入,還能發展林果業增收。可以說,退耕還林還草助力脫貧的作用十分顯著。


退耕還林還草的生態扶貧作用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重視,黨中央、國務院將退耕還林還草作為生態扶貧的重要措施。在《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總體方案》確定退耕規模4240萬畝的基礎上,2017年和2019年先后擴大規模3700萬畝和2070萬畝,使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總規模達到1億多畝。


從全國來看,退耕還林還草的主戰場就在生態脆弱、貧困發生率高、貧困程度深的集中連片特困地區。20多年來,退耕還林還草完成造林面積占同期林業重點生態工程造林總面積的40.5%,使工程區生態修復明顯加快,森林覆蓋率平均提高4個多百分點。全國有812個貧困縣實施了退耕還林還草,占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總數的97.6%。近年來,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與精準扶貧緊密結合,3/4的任務安排在貧困地區,很多地方通過退耕還林還草,秀了山、美了水、富了百姓。實踐證明,退耕還林還草既是一項生態工程,也是一項重要的扶貧工程和惠民工程。


退耕還林助力精準脫貧扎實推進


退耕還林還草主要在西部偏遠地區、山區和沙區實施,其中很多地區是革命老區、民族地區和邊疆地區,是我國貧困人口相對集中地區,這些地區一直是脫貧攻堅的重點和難點。退耕還林還草實施以來,相關政策一直將廣大貧困地區作為項目實施的重點。20多年來,25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287個地市(含地級單位)2435個縣(含縣級單位)實施退耕還林還草5.15億畝,總投資達5174億元,4100萬農戶1.58億農民直接受益。退耕還林工程區生態修復明顯加快,森林覆蓋率平均提高4個多百分點。退耕還林還草,不僅改善了生態,而且調整了農村產業結構,助力了脫貧攻堅。


前一輪退耕還林還草。1999-2013年,國家累計安排前一輪退耕地還林任務1.39億畝,812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參與了工程建設,共安排任務7684.26萬畝,占同期總任務量的55.3%;獲得中央投資1952.5億元,縣均獲得2.4億元。據《國家林業重點工程社會經濟效益監測報告》:2016年,調查樣本縣退耕農民人均收入9919元,與退耕前1998年人均純收入1482元相比,扣除物價上漲因素,實際增長360.29%。其中,退耕地上的直接經濟收益占農戶家庭收入比例超過10%。


退耕還林還草是促進農村經濟發展的重要載體。實施退耕還林還草后,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林業產業結構逐步調整,林業產值快速增長。《2017退耕還林工程綜合效益監測國家報告》顯示:武陵山區、滇西邊境山區、滇桂黔石漠化區、秦巴山區、燕山-太行山區、大別山區的林業產值較高,達到100億元以上;與2007年相比,監測樣本縣林業產業總產值增長了73.54%,年均增長率為5.67%;林業產值貢獻率提高了1.46個百分點。


從2007年起,退耕還林還草建設轉向鞏固成果的新階段。這一時期出臺的相關政策與退耕農戶的脫貧致富結合得更加緊密,在具體政策制定中,針對特殊困難地區又予以重點傾斜。延長退耕還林補助政策,實施鞏固退耕還林成果專項規劃,中央安排專項補助資金1147.4億元,為鞏固已有退耕成果、緩解退耕農戶生計困難、促進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發揮了巨大作用。


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國家有關部門在安排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任務時,明確要求重點向扶貧開發任務重、貧困人口較多的省傾斜。這一方針在每年的建設任務安排中得到具體體現。


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累計安排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建設任務4870.7萬畝,占總任務量的72.87%;各工程省區國家認定的貧困人口實施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累計797.59萬畝,工程直接投入補助資金(含種苗費)累計87.58億元,惠及貧困戶136.4萬戶;貧困戶因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解放勞動力產生的勞務收入累計38.84億元,退耕還經濟林收入共計4.90億元,林下養殖、種植菌類等其他收入累計2.59億元。截至2019年底,退耕農戶戶均累計獲得國家補助資金9000多元,81.4萬戶已脫貧,占實施退耕還林還草貧困戶的59.7%。


20多年來,國家不僅在退耕還林政策上向貧困地區傾斜,而且多次對特殊貧困地區給予明確帶帽支持。《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頒布以來,全國共安排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有關縣和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退耕還林任務3923萬畝,占同期總任務的75.6%。


退耕還林還草是脫貧攻堅“五個一批”的好幫手


2015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上首次提出“五個一批”(通過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的脫貧措施。隨后,“五個一批”脫貧措施被寫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


退耕還林還草特色產業,助力產業脫貧。各地在實施退耕還林還草中,大力發展林業特色產業,取得了良好成效。20多年來,全國累計實施退耕還林還草建設任務5.15億畝,其中特色經濟林1億多畝,成為退耕戶脫貧致富奔小康的綠色銀行。四川省依托退耕還林還草,建成工業原料林和特色經濟林2380萬畝。云南省建成特色產業基地2303萬畝。陜西省通過退耕還林還草,共新建和改造經濟林1157萬畝,帶動57.6萬貧困人口脫貧。特別是2014年國家啟動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不再限定還經濟林的比例后,極大地促進了退耕還經濟林發展。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種植經濟林面積累計3000多萬畝,占計劃任務的58.45%。據國家林業和草原局退耕還林還草樣本縣監測,截至2017年底,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對建檔立卡貧困戶的覆蓋率達31.2%,重慶市城口縣、甘肅省環縣和會寧縣的覆蓋率分別達到48%、49%和39%。


退耕還林還草生態移民,助力易地搬遷脫貧。退耕還林還草在試點階段,就大力推廣生態移民。國務院印發的《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01-2010年)》明確要求:“對目前極少數居住在生存條件惡劣、自然資源貧乏地區的特困人口,要結合退耕還林還草實行搬遷扶貧。”2008年國家實施了鞏固退耕還林成果專項規劃項目,中央財政安排專項資金主要用于退耕農戶的基本口糧田、農村能源、生態移民、特色產業基地建設、補植補造等。2008-2015年間,鞏固退耕還林成果項目實際完成生態移民121萬人。國家發改委發布的《全國“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規劃》明確:“十三五”期間,通過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完成退耕戶遷出后生態修復1543萬畝任務。退耕還林還草與生態移民相結合,既有利于鞏固退耕還林還草成果,又擴大了扶貧脫貧成果。


退耕還林還草錢糧補助,實現生態補償脫貧。20多年來,全國累計實施退耕還林還草建設任務5.15億畝,中央累計投入5174億元,相當于三峽工程動態總投資的兩倍多。退耕還林還草涉及的4100萬農戶1.58億農民直接受益,戶均增收9000元。據國家統計局的監測結果,2007-2016年,退耕農戶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長14.7%,比全國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水平高1.8個百分點。退耕還林還草成為我國涉及面最廣、農民受益最大的生態建設工程。貴州省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安排給貧困縣的面積達85%,全省參與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的貧困農戶達47萬戶170多萬人,通過退耕還林還草補助戶均增收5640元,人均增收1560元。云南省對少數民族貧困地區實行退耕還林還草全覆蓋。貢山縣獨龍江鄉人均退耕還林1.75畝,2018年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6122元,是退耕前的12倍,率先實現整鄉整民族脫貧,習近平總書記致信祝賀。


退耕還林還草技能培訓,促進教育脫貧。分級技術培訓制度是退耕還林還草管理的重要環節之一,也是實施退耕還林還草的重要經驗。2008年實施的鞏固退耕還林成果項目,將退耕戶技能培訓納入專項規劃。根據各地實際情況匯總,2008-2015年,通過退耕還林成果鞏固項目,共培訓退耕農民1208萬人次,極大地提高了退耕戶的生產經營水平。


退耕還林還草護林員,是社保脫貧的嘗試。2016年國家啟動生態護林員項目,選聘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擔任生態護林員。2016年以來,累計安排中央資金140億元、省級財政資金27億元支持生態護林員選聘,已在貧困地區選聘100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擔任生態護林員,助力脫貧攻堅。


退耕還林還草在生態扶貧中占有重要份額。國家林草局定點幫扶的貴州獨山、荔波和廣西龍勝、羅城4個深度貧困縣均地處我國西南石漠化片區的核心地帶,是脫貧攻堅戰中難啃的硬骨頭。20多年來,4個縣符合退耕還林還草條件的地塊已經全部實施退耕,退耕還林還草在定點幫扶縣的脫貧進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目前,獨山、荔波和龍勝已經成功出列,羅城正在向最后脫貧發起總攻。


最近,習近平總書記考察陜西時強調: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至關重要;同時還強調:要堅持不懈開展退耕還林還草。面對新形勢,退耕還林還草在加快生態建設、助力脫貧攻堅、實現鄉村振興、建成小康社會中發揮積極作用的同時,將在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等方面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上一篇文章:麥飛科技與草都集團視覺光譜智慧化草牧業項目亮相內蒙科創中心

下一篇文章:科研實力 草牧業發展的底層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