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蒙古草都草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多年來,中國草學會等組織和個人強烈呼吁將每年的6月18日確定為“草原保護日”,國家林草局正在積極推動。

選擇6月18日是因為,1985年6月1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草原法》審議通過,我國草原保護從此步入法制化軌道。同時,6月中下旬也是我國主要草原區牧草返青后長勢最旺盛的時期。今天,我們重溫中國工程院院士任繼周先生2013年發表在《森林與人類》雜志的《草可富國》一文,跟大家一起認識我國草業的重要性及巨大潛力。


任繼周

生于1924年,中國工程院院士,我國草業科學奠基人之一、現代草業科學開拓者。他六十余載專注于退耕還草,為推動草地農業發展、構筑食物安全鏈條不遺余力。(圖片來源:甘肅農業大學網站)



草可富國

任繼周 胥剛


草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多以負面形象示人,“草民”“草根”“草菅人命”等等,無一不是社會最底層柔弱卑微的映照,逆來順受,無關緊要。但草并未在這種偏見下痛苦呻吟,相反它以隱性的力量默默推動人類文明不斷向前發展。


中國是草原大國,草原面積占國土面積的40%。供圖/國家林草局草原司

草地農業與耕地農業
人類的文明發展與草息息相關,由猿到人的進化歷程,就主要發生于林緣草地。人類在尾隨、獵食草食動物的過程中,捕獲、馴化幼獸,發展為家畜,產生了人類最早的農業形態——畜牧業。在我國,這一歷史過程凝結為伏羲傳說,他被列為中華民族的始祖之一。隨后,在采集活動與飼養家畜而種植牧草的過程中,人類發現了某些植物的籽實蘊含豐富的營養物質,進而播種加以收獲取食,這是種植業的濫觴。畜牧業與種植業作為兩種不同的農業形態,隨著自然條件的差異而分化,并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農業時空特征與文化內涵。草原地區專事放牧,河谷平原等水熱充沛地區則偏于耕種,它們都是人類對于不同自然條件的和諧響應。
后來,草與人類的關系發展,又因文化背景的差別,呈現出和諧共處的西方模式與參商不見的東方模式。西方農業,草地是其中重要的一個環節,在耕種農田的同時,還種植大片的草地用于放牧家畜,產生奶、肉、皮毛等畜產品。而我國的傳統農業,自漢朝后,“辟土殖谷曰農”,重視作物生產而忽視動物生產,草被認為與農作物爭水爭肥,歷來在農田中是清除的對象,重糧輕草的傳統延續了數千年,并逐漸強化為獨特的耕地農業。


我國天然草原3.9億公頃,占全球草原面積的12%。攝影/自然超話讀者ZK


耕地農業之弊

中國的耕地農業模式,延續了幾千年,也曾產生豐富的物質基礎,支撐華夏文明達到世界前列。但現今世界一體化與食物結構改變等因素的沖擊,舊有的耕地農業已難以適應,草地農業將是救弊之道。


隨著社會不斷進步,人們對動物產品(肉、蛋、奶等)的需求比重不斷升高,而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的增勢更為明顯。


隨著我國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這種趨勢在一定時期內還將繼續。過去耕地農業中動物產品的生產主要依靠糧食消耗而非飼草,將帶來極大的隱患。如2011 年,我國豬肉產量占到肉類總產量的63.5%,大大超過世界1/3 左右的平均水平。養豬勢必消耗大量的糧食。而為了滿足養殖業對糧食的需求,我國以占世界7% 的耕地面積生產了產量高居世界第一的谷物類作物。


現在中國的谷物大約2 億噸用于口糧,3 億噸用于飼料,2020 年左右飼料用糧將增加到5 億噸左右,即使我們堅守住18億畝(1. 2億公頃)耕地紅線,以耕地農業的舊傳統,再增產2 億噸糧食將是極大的挑戰。


另一方面,耕地農業的環境壓力不容忽視。2011 我國化肥施用總量為5704.2 萬噸,年平均施用量達到434.3 千克/ 公頃,而國際公認的年化肥施用安全上限是225千克/ 公頃,已是安全上限的1.93 倍。


全國土壤有機質平均不到1%,缺失牧草增加土壤生物量與沒有放牧家畜糞便還田等現代農業措施,是舊有耕地農業的先天不足。而更為高效的草地農業系統,將為我們提供一種全新的思路。


根據《草原法》規定,草原不僅包括天然草原,也包括人工草地。攝影/自然超話讀者ZK


草地農業四層次

草地農業生態系統的結構可簡述為前植物生產、植物生產、動物生產與后生物生產四個生產層次,它們具有不同的內涵。


第一層是前植物生產層,也可稱為景觀層。它不以植物產品和動物產品為主要生產目標,而是以自然景觀作為社會產品,提供社會效益,也就是以景觀整體為產品向社會輸出。前植物生產層的產品包括風景、水源涵養、自然保護、旅游休憩等。概括地說,就是以生態效益為目的的生產層。這是在傳統自然生態系統的植物生產(初級生產)和動物生產(次級生產)之外,草地農業生態系統所特有的層次。


第二層是植物生產層。植物性生產是指植物利用日光能將無機鹽類和水,通過光合作用組成有機物質的過程。這正是中國傳統的農業內涵。例如牧草、作物、蔬菜、瓜果、林木等,都屬于植物生產。在生態系統中,因為是直接從無機世界進入有機世界,是生態系統后續各營養級的第一步,也稱初級生產。


第三層是動物生產層,是與植物生產層鏈接的次級生產層。不能為人類所直接利用的那部分植物產品,可經過動物轉化為動物性產品,如乳、肉、蛋、皮毛等動物性產品。這一部分的生產效益不低于人類可直接利用的那一部分。同時,動物通過消化植物有機物而加速其分解速度,從而促進生態系統的活力。在現代農業中,動物生產是不可缺少的重要環節。中國傳統的農業系統因缺少或忽視這個生產層,生產效益至少減少50%。


第四層是后生物生產層。后生物生產層是在生態系統的直接生產活動之外,對植物和動物產品進行加工、流通與分配的全過程,以實現這些產品的社會化,可使產品增值、效益增高、勞動增效,充分發揮草地農業生態系統的功能。經過后生物生產層,最終的經濟收益就可能成放大的倒金字塔模式,可能超過其他生物生產層的若干倍。


西藏、內蒙古、新疆、四川、青海、甘肅6省區是我國最重要的草原省份。攝影/自然超話讀者ZK


草地農業效益巨大

據統計,全球的草原面積約為52.5 萬公頃,占除格陵蘭島和南極洲外40.5% 的陸地面積,再加上栽培草地,估計可占到陸地總面積的50%左右,是世界最大的生態系統。如此巨大的占地份額,對生物多樣性、凈化大氣、涵養水源、防治沙化以至應對氣候變化的貢獻是難以估量的。草地的生態效益,據估計其價值約為每年每公頃232 美元。


草地的資源屬性早期只是用作野生動物的棲息地,當進入畜牧社會以后,認識到草地還是放牧家畜的放牧地,就有了農業屬性,由此發展為狩獵場和各種類型的畜牧場。與此同時草地的休閑功能被初步認識。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草地逐步成為高爾夫、草地保齡球、草地網球以及足球、橄欖球、跑馬場的地被物,草地更是園林藝術不可缺少的組分。地被物的價值,據初步估計,到2030 年,中國草坪業就業人口可達400 萬,全國年產值可達數百億美元,將名列農業各分支行業的前茅。


任何農業行為的最重要目的都是滿足人們對于食物的需求,草地農業也不例外。中國傳統的耕地農業,只重視谷物生產,在精耕細作的基礎上,成就輝煌。但谷物這些籽實,只占到植物總生物量的1/4,其余的有機物質人類難以直接利用。而這部分物質經過草食動物的轉化,可產生肉類、蛋白質、奶類等農產品,其經濟效益不在谷物之下。如前所述,草地農業相對于其他農業系統,在植物生產的基礎上,增加了前植物生產、動物生產與后生物生產三個層次,這當中產生了巨大的效益差異。


前植物生產層中大部分是難以市場化的,與農民直接收入無關,暫不計入,只統計其有市場機制的草坪綠地產業。假如我國草坪綠地產業達到現代化國家的1/2,我國草坪業可提供400 萬就業崗位,以人均產值2 萬元計,合800 億元。植物生產層新增農田當量0.789 億公頃,每畝公頃收益以3000 元計,可新增收益2366 億元。動物生產層,在2011 年全國農業總產值8.1 萬億元中,畜牧業產值占農業產值的31.70%。現代化農業與畜牧業比值應不低于50%,如由31.70% 增加到50% 計,可新增收益14823 億元。后生物生產層,農業初始產品產值與后生物生產層產值之比由目前的100 :43,增加到100 :130(即達到目前臺灣的水平)將新增7.047 萬億元。以上四項毛收入共計為8.85 萬億元,僅新增部分的收益就是目前農業總產值的1.09 倍。其中還不包括不同生產層和不同地區間系統耦合所創造的巨大價值,據估測,系統耦合效益不低于初始產值的2~3倍,故最終可達14 萬億元~21 萬億元。發展草地農業,屆時我國農民的人均收入將達3 萬元/年左右。


草地是構建自然生態系統的重要元素,具有重要的生態保障功能。在人類活動對地球影響日益深入的今天,草地還發揮著重要的生產與人文功能。草地農業系統的建立與健康維持是草地各項功能發揮的基本前提。


近年來,草原旅游深受人們喜愛。供圖/國家林草局草原司


林業與草地農業

草地農業以多種形式存在,而林業與草地農業的結合尤為重要。


假如說大農業包含農、林、草、牧、漁,那么林業與草業關系就更為密切。美國幾乎沒有一家林場不兼營牧場,有1/3 的豐產草地在林區。草地建植是保護林業的必要工作,因為天然植被中林草總是混雜聚生。樹木的生產周期較長,天然林一般為60 年,短的30 年,長的90 年甚至更長。必須經營牧場來“以短養長”,取得經濟效益,來養活自己。


美國的林場把草原管理視為本業。美國的第一本草原專業的大學教科書《草原

管理學》(Range Management)就是作為林業叢書出版的。


筆者訪問美國林業科學魁首俄勒岡大學在落基山的基地,適逢一位博士的林區養羊的論文即將結束,筆者問他的結論,他說林區養羊有幾項好處:不使林下層植被過分繁茂,有利于幼樹生長;有利于抑制嚙齒類動物繁生過多,損害樹木種子;可避免林下有機物積累過多,有利于防火。樹齡9 年以上的林地,開放適度放牧,9 年樹齡以下的幼樹,給以特別保護,如樹干圍以塑料網,或輕度放牧。


森林與草地相接本來就是大自然最常見的景觀。攝影/自然超話讀者ZK


我國一位林業專家去西部考察,印證了我們多年的試驗結果。他發現有的地方林地種苜蓿,既可培肥地力,促進幼樹生長,也可發展草食家畜,增加農民收益,一舉兩得,而且有利于生態系統的健康發展。

草地農業是與耕地農業相對的一種新型農業系統。它的基本結構與“以糧為綱”的耕地農業大異其趣。它以草地和草食家畜為介質,大大豐富了農業的內涵。草地農業除了合理利用耕地與其他農業組分耦合,發生更大效益以外,還可以充分利用非耕地的土地資源,發生生態效益和生產效益,以確保生態安全和食物安全。例如林-草結合,糧-草結合,棉-草結合,煙-草結合,果-草結合,畜-草結合等等,構建眾多的農業結構模式,從而富國富民。
我們還必須強調指出,草地與林地尤其具有系統耦合的巨大潛勢。
人類農業起源于草地農業系統,又回歸草地農業系統,這是歷史的必然回歸。


原文發表于《森林與人類》雜志2013年第3期

上一篇文章:聽小草的“心”聲

下一篇文章:草都飼草料研究院調研安平紅豆草試驗田